• <menu id="ycomw"><tt id="ycomw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ycomw"></menu>
    <nav id="ycomw"></nav>
    <nav id="ycomw"><strong id="ycomw"></strong></nav>
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×
    打開微信,點擊底部的“發現”,
    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    加載中 ...
    云掌財經首頁 >  正文

    長租公寓之戰結束,蛋殼生死未卜,自如何去何從?

    原創 侃見財經  2020-11-17 14:10:00  閱讀量:10.16萬

    一場轟轟烈烈的長租公寓之戰,竟以這樣的方式落下帷幕。

    近期,美股上市企業蛋殼陷入了危機。

    作為頭部的長租公寓運營商之一,蛋殼先是被曝出北京總部百人維權,目前深圳蛋殼也陷入了客戶上門追款的泥潭。

    深圳公司負責人向媒體表示,蛋殼目前資金緊張,難以集中兌付。

    那么,長租公寓會不會像共享單車一樣,成為資本的炮灰?

    2018年,在租售并舉的風口下,長租公寓成為市場的香餑餑,新興的以蛋殼、自如為主的長租公寓,傳統的以萬科為主的自持的租賃住房項目開始在市場野蠻生長。

    最瘋狂時,萬科的自持租賃住房“翡翠書院”90平方米精裝三居室推出了長租項目,十年期180萬的租金將市場推向了“高潮”。

    沒過多久,萬科在深圳開啟了“萬村計劃”,而自如和蛋殼直接在北上廣深開啟了搶房大戰,短時間內租賃市場硝煙彌漫。

    野蠻生長的背后是各種規則的不健全,自設資金池、租房貸就是這些長租公寓無序擴張最直接的推手。

    2018年,為了搶奪市場的存量房源,自如和蛋殼開始在一線城市的同一小區展開了競價收房,房東要8000,兩家最終能將價格抬高到10000。

    這種無厘頭的方式直接推高了市場的價格,最終兩室一廳被隔成三室,三室一廳直接被隔成四室,盡管這樣,2018年中旬的兩個月時間里,北京、深圳、上海的房租就被推高20%—30%。

    他們的行為為市場所詬病,但這并沒能改變他們。

    地產圈資深人士胡景暉曾表示,2018年以來房租暴漲最主要原因就是以自如、蛋殼為代表的被資本推動的長租公寓運營商,為爭搶房源“以高出市場20%到40%的價格在到處收購房源,直接導致售房成本上升。

    隨后,市場監管部門對他們進行了約談,他們當時承諾不漲價。

    可是兩年過去了,其實他們當時的承諾壓根就沒作數。疫情期間,吃相最難看的也是他們,一邊要求房東減租,另外一方面卻不對租客減租,甚至還要漲租。

    其中,自如對那些租約快到期,因為疫情不能返回的租客續租租金直接上漲了10%—30%,最高上漲38%。

    當時有北京的租客提供了一份漲價表,根據這份漲價表顯示北京周莊嘉園C區15號樓整租一月的租金是4290元/月,續約長租的房租為5290元/月,短租則高達6790元/月,漲幅分別為23.3%-38.3%。

    從去年開始,長租公寓就開始頻繁暴雷,現在市場上基本頭部就剩下兩家,且其中一家(蛋殼)已經暴雷。這已經給野蠻生長的長租公寓市場敲醒了一個警鐘。

    現在市場上部分長租公寓,經常以高收低租的方式騙取租戶一年的租金,然后卷一筆款之后就暴雷。受害的就只能是房東和租戶,且容易將兩個毫不相關的個體變成對立關系。

    目前,長租公寓已經成為極大的不穩定因素,希望有關部門能重視起來,第一,對于他們隨意漲價的行為進行監管;第二,對他們進行資金監管,不能任由他們設立自己的資金池。要切實地對租客和房東進行保護,以防他們卷款跑路。

    可以預見的是,隨著蛋殼公寓的“雷”越來越大,如果它倒下的話,那么對行業的影響將是巨大的,如果處理不好,很可能回波及到其他的長租公寓,屆時整個租房市場將會受到影響。

    綜合來講,我建議有關部門應該先對蛋殼目前的行為進行摸底,其次就是要建立統一的管理條例對他們進行約束,不能讓他們一句“沒錢”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  (更多精彩內容,關注云掌財經公眾號(ID:yzcjapp),或者點擊這里下載云掌財經App

    您可以通過云掌財經手機版訪問:長租公寓之戰結束,蛋殼生死未卜,自如何去何從?

    關鍵詞閱讀: 上市 / 綜合 / 萬科
    本文由入駐云掌號的作者撰寫,除云掌財經官方賬號外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云掌財經立場,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。

    侃見財經

    675 文章
    4880.48萬 閱讀

    輕松詼諧,一欄財經趣事。

    + 關注

    推薦閱讀

    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